一些客户反映的携号转网用户不能开通VoLTE功能问题,也将在一段时间的过渡后成为历史。

“运营商也希望所有用户都能正常使用这一全新功能。

”付亮说,近期各方正在推进解决这一问题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一些运营商仍然保有传统经营思维,为用户的转网申请处处使绊。

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杨学成认为,过去运营商的市场策略始终围绕两个指标打转,一个是“在网时长”,另一个是“ARPU值”(每用户平均收入),这使得一部分运营商在套餐设计中夹带各种“私货”,以便提升每用户平均收入。

面临压力,有一些运营商在用户申请携号转网后,不仅以客服电话进行挽留,夸大携号转网后可能遇到的问题,进行“威逼利诱”,还会为办理时间设限、减少携号转网办理柜台,想方设法把转网的期限一天天延后。

“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,传统电信业的套餐藩篱被打破,痴迷于在网时长和ARPU值的市场逻辑终归要被市场淘汰。

”杨学成说。

合约限制待破

行业考验与机会并存

在提速降费的大力推广下,目前手机套餐门槛降低,大量双号、三号用户存在,一些观点因此认为,携号转网已经错过了黄金时期,或是以试点区真正申请转网的用户数占比不高,试图论证携号转网需求并不迫切。

但多数专家认为,携号转网带来的意义,绝不仅止步于用户的转网行为本身。

付亮认为,携号转网实施的目的是让用户用脚投票,具有推动运营商降低资费、提高服务质量、优化网络的三大意义。

“携号转网全面实施后,老用户有了更多自由,运营商一定会加大对老用户需求的分析,减弱与竞争对手新套餐之间的差距,让老用户有归属感,并努力提高服务质量。

”付亮说,“同时,也可以推动运营商有选择地优化网络,在热点地区提升网络覆盖质量。

在边远地区,如果确实不经济,而对手已有了较好的覆盖,可建议用户转网到其他运营商。



同时,对三大运营商来说,携号转网全面实施也是一次升级焕新的极佳契机。

杨学成认为,这将促使运营商开展跨界合作,构建应用生态,不再满足于单纯的电信服务,并重视开发政企业务,尤其是数据中心建设、带宽经营以及云计算平台部署。